舞弊审计要点

发布: 周 小洁 发表时间:2013-12-16 标签: 洛阳审计验资

财务报表审计中对舞弊的考虑主要程序

评价证据→应对舞弊→识别评估舞弊→风险评估→项目组内部的讨论
目标→获取财务报表在整体上不存在重大错报的合理保证→对财务报表是否合法、公允发表意见→提高财务报表的可信赖程度
1.项目组内部的讨论
项目组内部讨论的总体要求:参与讨论的人员;讨论时的强调事项;讨论的时间。
项目组讨论的内容
讨论要求:讨论容易发生财务报表舞弊的可能性;具有好问的精神,审计小组成员应撇开对管理层和治理层之诚实性和正直性的信任;与未参加讨论的小组成员进行沟通。
头脑风暴:容易发生财务报表舞弊的程度如何?那些地方容易发生舞弊?管理层或员工的行为或生活方式是否发生了不寻常的或莫名其妙的改变?是否有管理层涉及对接触现金的员工的监督?是否在审计程序中加入不可预测的部分?是否存在管理层无视控制的风险?是否存在舞弊指控?是否存在实施舞弊的动机、压力或者机会?是否有盈余管理的迹象?
2.舞弊风险评估程序
尽可能准确地评估舞弊风险之所以重要,是因为风险评估不足或者过度,就会导致应对措施不足或过度:前者容易引发审计失败、诉讼和处罚,后者造成审计资源浪费。
总体要求:询问;考虑舞弊风险因素;考虑异常关系或偏离预期的关系;考虑其他信息。
询问管理层:管理层对舞弊导致的财务报表重大错报风险的评估;管理层对舞弊风险的识别和应对过程;管理层就其对舞弊风险的识别和应对过程与治理层沟通的情况;管理层就其经营理念及道德观念与员工沟通的情况。
询问其他询问对象:询问内部审计人员(询问内容);询问内部其他人员(人员);询问治理层。
询问管理层和其他人:注册会计师;与合同条款有关的市场或销售人员;治理层;内部审计人员;     与复杂交易或不寻常交易有关的员工;内部法律顾问。
                            管理层对舞弊风险的评估;管理层识别和应对公司舞弊风险的程序;管理层的“上下”沟通;对所有事实上的、有嫌疑的或者被指控的舞弊行为的认识。
考虑舞弊风险因素:与对财务信息作出虚假报告相关的舞弊风险因素;与侵占资产相关的舞弊风      险因素。
财务舞弊的动机(按企业类型分)—中国国有企业财务舞弊的动机

(1)为了业绩考核而粉饰报表
     范围:同行业排行榜和厂长经理的管理经营业绩考核。
     涉及财务指标:利润或扭亏指标的完成情况,投资回报率,产值,销售收入,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率,资产周转率,销售利润率。
(2)为了确保职位而粉饰报表
     现状:职位的诱惑,经营业绩不佳,掩饰困境。
     涉及财务指标:利润或减亏指标、收入指标。
(3)为了获取信贷和商业信用而粉饰报表
     涉及财务指标:偿债能力指标、获利能力指标。
(4)为了减少纳税而粉饰报表
     涉及财务指标:流转税、所得税、财产行为税的税基,收入、成本、费用。
(5)为了推卸责任而粉饰报表
     手段:大刀阔斧清理陈年旧账,利用自然灾害或利用高管人员卷入经济案件清洗会计报表。
(6)为了隐瞒违法行为而粉饰报表
     现象:贪污、收受回扣、挪用公款、转移国有资产、非法拆借资金。
(7)为了政治目的而粉饰报表
     目标:荣誉称号、升迁、仕途,企业经营目标与政府的目标挂钩。
财务舞弊的动机(按企业类型分)—中国上市公司财务舞弊的动机
(1)为了发行股票——符合证监会的相关规定
(2)为了配股——前三年净资产收益率6%的生命线
(3)为了炒作股票——与证券机构配合,公司出具虚假信息,券商托市
(4)为了避免处罚——实现盈利预测、防止停牌或退市
财务舞弊的动机(按企业类型分)—中国外商投资企业财务舞弊的动机
(1)为了减少纳税——关联交易转移利润
(2)为了分配利润
财务舞弊的动机(按企业类型分)—美国上市公司财务舞弊的动机
(1)为了华尔街盈利预测的需求

(2)为了炒作股票
(3)为了股票期权
(4)为了并购与重组
与对财务信息作出虚假报告相关的舞弊风险因素
(1)动机或压力(按经营活动、财务状况分)
——财务稳定性或盈利能力受到不利经济环境、行业状况或企业运营状况的威胁
市场需求大幅下降,所处行业的经营失败增多;难以应对技术变革、产品过时、利率或汇率调整等市场环境变化;竞争激烈或市场饱和,主营业务利润率不断下降;新颁布的行业相关法律法规、会计准则、监管规则对企业的经营活动、投资活动或筹资活动可能产生重大影响;与同行业的其他企业相比,增长过快或盈利能力过高;经营活动难以产生足够的现金净流入,或经营活动现金流量连续为负;严重或持续亏损使企业可能破产、丧失抵押品赎回权或遭恶意收购。
——管理层为满足外部预期或要求而承受过度的压力
政府部门、股东、重要债权人、投资分析师或其他利益相关方对盈利能力或增长趋势存在预期(特别是不切实际或激进的预期);管理层在媒体等公开场合提供的信息过于乐观;需要大量举债或吸收股权融资才能满足研究开发或其他资本性支出的需求,以保持竞争力;盈利能力或财务状况必须满足上市交易、偿债要求或债务协议规定的其他要求,否则可能导致退市、特别处理、清偿债务等后果;如报告不良的盈利能力或财务状况可能会对正在进行的重大交易(如企业合并或重组)产生不利影响。
——管理层或治理层的个人经济利益受到被审计单位财务业绩或状况的影响
管理层或治理层拥有相当数量的公司股票或债权;管理层或治理层的工作报酬中有相当一部分(如奖金、股票期权)取决于企业能否实现特定的(往往是激进的)指标要求(如股价、经营成果、财务状况或现金流量)
——管理层或业务人员受到更高职级管理层或治理层对财务或经营指标过高要求的压力
治理层为管理层设定了过高的销售业绩或利润指标
(2)机会
——企业所从事业务或所处行业的性质提供了对财务信息做出虚假报告的机会
大量从事超出正常经营过程的交易(可能体现为关联方交易或更隐蔽关系方的交易),或大量从事交易的对方未经审计或由其他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从事重大、异常或高度复杂的交易(特别是临近期末);从事大量跨国、跨境交易;利用中介从事交易(往往难以判断此类交易是否具有正当的商业理由);在免税区或税收优惠地区设置重要的银行账户或企业组成部分(往往难以判断此类业务或交易是否具有正当的商业理由);资产、负债、收入或费用需要做出重大估计,涉及主观判断或不确定性,且难以印证;从事科技含量高、研发周期长或市场风险大的经营业务;在所处行业中具有重要地位,从而有能力胁迫供应商或客户与己从事不公允或不适当的交易;大量采用分销渠道、销售折扣及退货等交易方式。
——组织结构复杂或不稳
难以确定企业的最终控制人;组织结构复杂,存在异常的法人组织形式或管理职级关系;高层管理人员、法律顾问或治理层频繁变更。
——对管理层的监督失效
管理层由一人或少数人掌控(如控股股东代表,也可能是股东以外的经理人),缺乏共同决策或制衡措施;治理层未对财务报告过程和内部控制实施有效监督
——内部控制存在缺陷
对控制的监督不充分;会计人员、内部审计人员或信息技术人员变动频繁,或胜任能力不足;会计信息系统存在重大缺陷
(3)合理化解释
——管理层态度不端或缺乏诚信
管理层对企业价值或道德标准的沟通、执行与维护不足,或传递了不适当的价值观或道德标准;管理层过分强调保持或提高公司股票价格或盈利水平;管理层倾向于利用重要性水平的概念对模棱两可的或不适当的会计处理作出合理化解释;管理层存在通过不恰当方法降低盈利水平的逃税倾向;非财务主管的管理层过度干涉会计政策的选择或重大会计估计的作出;公司、管理层或治理层存在违反证券或其他法律法规的不良记录,或因涉嫌舞弊或违反法律法规而遭起诉;管理层惯于向外界承诺实现不合理的预期;管理层没有及时纠正已发现的内部控制重大缺陷;高级管理人员缺乏锐意进取的士气;混淆个人业务与公司业务。
——管理层与注册会计师的关系异常或紧张
在会计、审计或信息披露问题上经常与注册会计师发生意见分歧;对注册会计师提出不合理的需求,如对外勤审计工作的完成或审计报告的出具提出不合理的时间限制;对注册会计师施加限制,使其难以接触某些人员(包括治理层)或信息;试图影响会计师事务所对参与审计业务的专业人员的选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